开坑不填,骂骂才动

点开也没用,我并不说自己站的cp,那样会掉一大波粉的…
冷cp侵入者,维尤股万岁!
拜倒于lokiiii!!!!!

(维尤)黎明中的银河 chapter6

冰场里没有人。因为公演快要开始,学员们放了个小假。连雅科夫都跑去偷偷约会,这和他平时的性格很不像。雪色灯光从椭圆形场地上方倾斜而下,将维克托的影子幻化成三个,相啮相叠,整个世界只有透白和浅灰的色彩微微摇动。他提起脚踝复又顿下,冰齿在镜面上激起星砂。

音乐低低拂过冰面。悲壮的慢板震动着空气,掀起悲壮奏鸣曲的开篇。他半跪下凝视着冰面上自己的模糊倒影,将食指放在唇边施与一吻,接着将它贴上冰面。视野边缘,银灰色发端如瀑倾泻而下。

“只剩下你和我。”维克托用静默的声音念着。接着他站起来,以单足蹬冰向后退去;右脚划出轻浅无声的弧线。他的左腿正在飞速恶化,已经到了仅仅滑行都要忍受痛苦的地步,但他仿佛不觉...

(维尤)黎明中的银河chapter5

我的更新时常隔了很久。而且每次停更过后,文风都会有一些变化,在此向各位曾经等过这篇更新的人道歉。谢谢你们的阅读。

前文:4  3  2(暂时挂了) 1

这章有很多雅科夫/莉莉娅恋爱情节的描写。在原作中,我对他们的关系和过去就很有兴趣,因此做了很多剧情上的描写,可能yuri on ice的第二季会把我的许多私设打脸。

这篇原定为中篇,现在想改定为长篇。我不会再逃票了。如果有同好群可以督促我更好……。如果我不更新,可以无所顾忌地骂骂我。

---------------------------------------------------...


(维尤)黎明中的银河chapter4

这家咖啡馆坐落在靠近冬宫的街道一侧,不远处即是那世界闻名的六宫建筑群中的一宫,从落地玻璃窗中就可以眺望出叶卡捷琳娜二世的藏宝阁的白绿相间的墙面。维克托几乎是拽着尤里穿过街道和建筑群,淌水走到这儿来的。维克托通常和别人搭话时,只要眨一下眼、耸肩用低沉而又无辜的语气询问几句,对方就会摆出无可奈何的表情。“你还是去迷住那些没踩过冰的小姑娘们去吧。”马蒂诺娃如此评价他,高视阔步地从他身边走开;但她却没有和维克托走得更远,还时不时借陆地训练的借口和他说话。尤里则几乎不吃这一套。和外表不符,说话异常直率,带着可爱的粗鲁。


幽灵咒骂维克托之后并没有解气,还小声抱怨着,揪起身上湿漉漉的衣服。...

(维尤)黎明中的银河chapter3

1  2

马蒂诺娃说:“维克托快把教练逼疯了。”她说话的时候,尖锐的鼻尖指向前方,头颅昂得很高,就连雀斑也显示出优越感。维克托也只有向走在最左侧的伊弗勒娃投去目光。她对上他的视线,脸颊有点发红,但还是怯怯地说:“这种目光对我没用,维恰。大家都看着呢,一到你的单人滑训练,雅科夫教练就总是气哼哼地上冰指导。”

 

维克托只好叹了一口气。“亲爱的雅科夫。我不是说他死板,他只是太紧张了,或者太想让所有人按他的那一套来。”

 

“不然呢?你是个学生。”伊弗勒娃把脸向大衣里埋得更深了,仿佛这种指责是对她自己发出的。

 

“马蒂诺娃在去年就能完...

(维尤)黎明中的银河chapter2

1  3

著名的涅夫斯基大道畔,贝尔蒙德欧罗巴酒店坐拥着几条交错的繁华街道,不远处即毗邻沙皇的前冬宫。夜色掩映下,巨大方块状建筑四周半数窗户都透出暖黄色灯光。有的窗棂旁装饰着金橘金的窗框。一些则点缀着同样金色的古希腊风格半身男像,动作一律都是侧身扭臂,炫耀自己硕大无朋的胸肌。健美的上臂依次从建筑一侧探出,远看去仿佛缩小版的精致飞扶壁。木门在微风摇动下轻轻滑动,大厅内播放着巴赫的布兰登堡协奏曲,音乐声欢快而不免怀着一种探头探脑的跳跃感,让人顷刻想抬头向舞池中张望。


尤里轻轻靠在门边的黑色立柱上。在酒店大门穿行的人很少,无一例外都目不斜视,即使向他这边看来也...

(维尤)黎明中的银河chapter1

   尤里把帽檐拉得更低一点。光滑的机场大厅地面上,布满了各种人的影子,正在飞速行走交谈间或推拉着或大或小的行李架。车轮轧过瓷砖缝的时候,发出碌碌的转轴声。清晨日光扫过落地玻璃,拉出颀长的光影。

 

不远处是两名教练离着些距离站在一起的身影,姿容挺拔而冷淡,可眼睛里不免有柔顺的光。反正戴着墨镜,帽子又把显眼的金发压住,尤里靠到椅背上度过难得不被女孩簇拥的时刻,指尖划过SNS的界面,在一张曝光过度的照片上停了下来。照片照得并不专业,因为逆着初升的阳光,温泉店面在金蓝的色调里像鸟居一样被光芒削得四四方方,照片的主人就站在它店门边,银灰色短发在阳光下闪耀着...

(维尤)游走世间的皆为无法言说之爱-4

有一条人生信条是,永远不要躲开你老师的责骂。


“维恰。”


就连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都抿起了嘴唇,眉毛尴尬地皱着,一个劲紧盯手里的水杯。


“最拿手的四周跳竟然摔成这个样子,真难看啊。”


维克托的嘴角又下滑了一点,显出“啊——没办法啊”的样子来。雅科夫正腰背挺直地坐在他左侧,鹰钩鼻子高傲地翘起,仿佛想要挡住从眼睛里透出的阴鸷的光。


“还有后半部分,那是什么感情把握?我说过多少次在舞台上的时候眼睛不要看着场外?”雅科夫甚至没有侧过头看他,而是紧盯着冰场上其他学员滑行的动作,这反而增加了恐怖的气氛。维...

(维尤)游走世间的皆为无法言说之爱-3

鸟羽似的阳光刺着尤里的眼睫。从窗帘的缝隙中,那纤细成束的光芒变幻着形状从床边爬上被子布满褶皱的表面。虽然闭着眼睛,还是能感觉到视网膜上的一片火红。为表示对这惹人好眠的阳光的憎恶,尤里狠狠皱了一下眉,把头往被子里缩去,但光束仍然执着地痛击他的眼皮。他几乎要被这种烦闷激得跳起来跑去拉上帘子,但还是选择往温暖的被子深处挪动。


有什么东西从他脑后环了上来,温暖且柔软地贴着头发。凭借五指的模样,尤里模模糊糊地认识到那是一只手,它轻按着他的头向某个暖源靠去。他闭着的双眼面前,有一团模糊的影子移动着变大、变宽,引起床咔吱的轻响,遮住了那束阳光。尤里满足地把眼闭得更紧一些,沉...

(维尤)游走世间的皆为无法言说之爱-2

尤里向右侧了侧身体。桌子对面,维克托的蓝眼睛轻微地转动着,仍然紧跟他的动作。接下来身体又倾向左边。维克托毫无误差地盯着尤里因为太过震惊显得阴沉的脸,牙间咬着的叉子都慢慢垂了下来。


尤里停下左右摇摆的动作,直愣愣地盯着现在还是少年的灰发男人看,短促地翕动着嘴唇发出几个音节后,用英语问道:“你……能看到我?”


哐当。


维克托嘴里的叉子掉进了他面前的盘子里。他本人则睁大眼睛注视了尤里半天,然后很慢、很慢地弯下腰去,爆发出一阵急促到夹杂着气音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第一次有人坐在我对面,还、还问我能不能看到...

(维尤)游走世间的皆为无法言说之爱-1

 跳新坑产粮,又是名字很长的一篇!

yuriiii是天使……

评论是更新的一切动力。

16岁维克托/15岁尤里/年龄操作,结局属于15岁的尤里和27岁的维克托。

请下翻吧!

----------------------


   尤里把帽檐拉得更低一点。光滑的机场大厅地面上,布满了各种人的影子,正在飞速行走交谈间或推拉着或大或小的行李架。车轮轧过瓷砖缝的时候,发出碌碌的转轴声。


金发在俄罗斯并不少见,让尤里忌惮的是那些无时无刻不高举横幅和大头照、流着泪大声呼喊他名字的少年女孩。如果能在冰场...

© 黑棘掉进Loki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