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不填,骂骂才动

点开也没用,我并不说自己站的cp,那样会掉一大波粉的…
冷cp侵入者,维尤股万岁!
拜倒于lokiiii!!!!!

【叉男天启】【夜天使/Kuren】天使的七宗罪梗日常之淫欲(上)

劣质大腿肉:

按理说愤怒篇才是第二集,我明明顺序排得好好的,但愤怒篇写了一半后发现莫名开始码淫欲篇了,这究竟是为什么【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正——文——分——割——线———————————


  千欢出门大采购,给科特带回来了一对蓝色的恶魔角和酷炫的新衣服,她也给沃伦带了一件金边白底的祭祀长袍,科特被打扮的十分帅气,而如何让沃伦穿上万圣装扮,成了众人托付给他的一项艰巨的任务。


 


  “我为什么非穿这个不可?”被千欢、琴、伊利亚娜和奥罗萝围在中间,沃伦惊恐地抱着翅膀:“我才不穿!”


  “这是全校女生投票给出的结果,天使,你可没得选择,”琴摊手,让那件雪白的长袍围着沃伦转了个圈:“除非你想得罪这方圆十几里内所有的雌性生物。”


  坐在包围圈外观战的斯科特忍不住幸灾乐祸地喷笑出声,沃伦给了他一个“回头找你算账”的威胁表情,然后,他双手环胸,翅膀保护性地拢在身前,看着虎视眈眈的四个女生,企图挣扎:“秘客!为什么你会跟着这群小女生胡闹!”


  “亲爱的,虽然我是老师,但我只比你们大了不到六岁,”伊利亚娜拎着一串叮叮当当的黄金饰品,笑得不怀好意:“而且也没人规定老师不能过万圣节。”


  “定做这身衣服可花了我好多钱呢,而且还费脑子,草图我花了半个多月才定稿。沃伦,看在我从来都没有一次性花了几百块钱出去给自己买衣服的份上,你就穿吧。”千欢可怜巴巴地眨着眼,沃伦很想喊一声“你花了多少钱我还你十倍!”,但在琴威胁的眼神下闭嘴了——他对上这个女人就没赢过,犯不着自讨苦吃。


  “其实那件衣服挺好看的,”斯科特火上浇油地开口为女友助威,果断放弃了一起偷喝酒的好兄弟:“而且,你是天使啊,哥们儿,多好的先天条件,只需要换上衣服,带着你漂亮的大翅膀在会场里走来走去就可以了。”


  “就是,”奥罗萝接话道:“科特也有相同主题的装扮,你们俩的先天条件都摆在这,不利用起来就太可惜了。”


  沃伦敏锐地抓到了关键词:“科特?”


  琴勾起一个诡黠的笑,让开身体,小会客室的门被推开,金发的魔形女用力拉着科特走了进来:“快来,你到底在害羞什么啊!”


  “不不不!我、我还是……”


  “行了,给我好好站着!”瑞雯强硬地扳过科特的肩膀,让他面对着众人站好:“女孩儿们,幸不辱命,我的任务完成了。”


  女生们纷纷瞪大了眼,发出此起彼伏的抽气声,斯科特响亮地吹了声口哨,啪啪地鼓起掌:“哇哦——帅耶!老兄!”


  科特穿着一身哑光黑的皮质过膝长风衣,高仿军装的双排扣造型,大翻领高高地立起来,看起来进攻性十足,里面是一件丝绸质感的黑色衬衣,而风衣是修身造型,完美地勾出了科特的窄腰和肩部线条,他似乎有些不适应穿紧身牛仔裤,而包裹着小腿的特制战地军靴更让科特有种无法脚踏实地的虚感,他拉扯着皮带,紧张地说:“我还是觉得有点……紧。”


  瑞雯上下打量了科特一阵,抬起他的手,帮他把略有些长的开口袖扣上,然后提了提风衣的肩膀,把袖子稍稍地拉上去一截:“那是错觉,亲爱的,袖长有点估算失误,不过没关系,整体还是很合身的——站直了,抬头,别老屈膝驼背,这没什么好害羞的,你是个帅小伙。”


  被一巴掌拍在背上,科特踉跄了两步,下意识地站直身体,他的尾巴不安地甩来甩去,半信半疑地问:“真的……不会很奇怪吗?”


  斯科特憋着笑,朝他比出两个大拇指:“赞透了,哥们儿,我敢说你是这世上最帅气的恶魔。”


  女生们七嘴八舌地赞同着斯科特的话:


  “没错,你应该多穿些风衣。”


  “真是帅呆了,科特。”


  “我都有点想踹了斯科特了。”


  “待会记得去地狱边境呆一会,你还差点硫磺味儿,英俊的夜行恶魔。”


  科特为众人的夸奖而羞红了脸,他期待地看向沃伦:“沃伦,你觉得呢?”


  “……你头上那是什么玩意儿!”沃伦干巴巴地问,他窝在沙发里,瞪着科特头上两只尖锐弯曲、和头发同色系的山羊角,仿佛那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东西:“那两个邪恶的东西哪儿来的?”


  千欢兴奋地举起手:“和衣服一起定制哒!我画的草图,求了万磁王好久他才帮我做了固定骨架的铁模圈,一个唐人街的朋友的爷爷给填充的骨质!最后也是我自己上的色,怎么样?好不好看?好不好看?我觉得那个老师傅的做旧手艺简直美炸天际!”


  所有人都对绘图帝李菊苣竖起了点赞的大拇指,并对唐人街老师傅表达了由衷的敬佩之情。


  “我拜托了一个能力特殊的学生,她帮忙把这对角固定在科特头上,虽然时效只有十二个小时,不过足够了,”瑞雯伸手去够角和头部连接的地方,科特配合地低下头,她沿着颞骨上侧摸了一圈,收回手,满意地对众人点点头:“效果非常不错,很结实,而且足够以假乱真。”


  女孩子们发出一阵欢呼,她们跑到科特跟前,挨个摸摸那对恶魔角,赞不绝口,然后再次把枪口对准了沃伦,而这次,天使沉默了片刻,出人意料地松口了:“东西给我,我自己穿。”


  女孩子们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嘻嘻哈哈地离开小会客厅,她们依次把衣物和饰品交给科特,走在最后的斯科特拍拍他的肩膀,调侃道:“五个小时后的万圣晚会,哥们儿,就……千万别忘了。”


  琴笑着推了斯科特一把,离开时顺手带上了门。


  科特疑惑地捧着一大堆东西,他看看沃伦,又看看手里的衣物:“这是……”


  “带我回房间,”沃伦跳起来走到科特身边,捞起他的尾巴攥在手里:“这里可不是个说话的好地方。”


  科特点点头,把东西全挂在左手上,用右手揽住沃伦的腰。


  “嘭!”


 


  琴叹了口气,回身耸了耸肩:“他们走啦。”


  女孩子们发出失望的声音,一边靠在墙上的斯科特无奈地拍拍手:“好啦,姑娘们,现在可以把我的女朋友还回来了?”


  众人笑着跑开了,斯科特搂住琴亲了一口,醋意十足:“我刚才好像听到有人说‘我想踹了斯科特’?”


  琴摸摸他的脸,狡黠地说:“你听错了,我的王子。”


  “嗯哼……好吧,放过你——准备好今晚艳惊四座了吗?公主殿下?”


  “必不会让你失望。”


  “我很期待。”


 


  科特跪在床上,兴致勃勃地把沃伦的万圣装扮摆整齐,一边摆放一边跟他介绍那些分别都是什么、需要怎么穿。


  而沃伦蹲在椅子上,面色不善。


  那是一套完整的神职人员套装,主教袍,主教披肩,大白衣,弥撒披风一应俱全,却又布满了正统神职装没有的繁复图案,看起来十分华丽高贵,所有的衣物都贴心地为沃伦留了放置翅膀的隐秘开口,它们多是白色打底镶金边,带有印着十字架的金色扣子和纹路精美的同色腰带——看得出千欢花了大功夫来描绘袍子上的纹章。


  沃伦不想拒绝朋友的好意,可这套衣服实在是……


  不不不,你得穿,沃伦。这是你朋友们的一片赤诚心意,平时你就表现得像个混蛋了,别在这种时候把自己变得更混蛋。


  可这身总觉得有种莫名的羞耻感……


  沃伦内心激烈地动摇着,突然,科特“咦”了一声,用尾巴勾起两个黑色的项圈,摸着下巴疑惑地辨认着:“这是什么来着……有点眼熟……”


  那是两条指节宽的皮质项圈,似乎和科特的衣服是同种材料,做工简单而不粗糙,两条项圈之间唯一的区别在于接扣的地方,一条嵌着一颗橙红色锆英石,另一条的宝石则是几近夜色般的深蓝。


  ……就像科特的眼睛和他的皮肤。


  脑袋里面“轰”地一声炸开,沃伦瞬间红透了脸。


  那群恶趣味的女人到底在想什么奇怪的PLAY啊!


  “哦,我想起来了,这是罗马领,”科特研究了那两个项圈半天,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他把尾巴递到沃伦面前:“一般都是穿在衣领里面,突然就没想起来,这是神职人员的身份代表之一。但这两个好像有点奇怪……是材质的问题吗?还是说这是美国神父的通用款?总觉得哪里不对……”


  这套装扮哪里都不对好吗!沃伦简直要给单纯的科特跪下了。


  科特看了眼时间,把那两个在沃伦看来邪恶值MAX的项圈抖在床上:“你可以先去洗个澡,然后再来换衣服,唔……我把屋里收拾一下。”


  沃伦看着一地写废掉的作业纸、铅笔屑,掉落的羽毛和乱糟糟的啤酒瓶披萨盒,有些羞愧地干咳了一声。


  他总是制造麻烦的那个,而科特一直在包容他。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沃伦抱着膝盖,歪头看科特拎起被子抖了抖,然后小心地将它们叠好。


  善良,友好,温柔,正直而勇敢,恶魔的外表下藏着一颗金子般的心。


  ——而这个人属于他。


   沃伦突然就觉得,穿那套羞耻感爆棚的衣服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心情大好地跳下椅子,拉过科特在他嘴角亲了一口,哼着歌走进浴室。


  科特为这突如其来的吻而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但这不妨碍他明白沃伦心情不错,笑着帮对方关上浴室的门,他脱掉了那件十分合身的皮风衣——就是因为太合身了,所以干活的时候穿着反而有些拘束——把衣服搭在床脚,科特挽起衬衣的袖子,开始收拾一地的狼藉。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沃伦很快地洗完澡,他拖着湿哒哒的翅膀打开浴室门,打算问科特要吹风机:“科……呃……”


  他的声音被卡在了嗓子里。


  瘦高的恶魔高高挽起衬衣的袖子,露出肌肉结实的小臂,他正站在椅子上擦拭着书柜,贴身的牛仔裤让两条性感的长腿暴露无遗,他斜过上半身看他,而伴随着这动作,被塞进裤子里的衬衣下摆扯出数条紧绷的褶皱:“什么?哦,吹风机是吗?我找找。”


  科特跳下椅子,在杂物柜里翻找起来,沃伦几乎是着迷地看着他,看他肩膀上的肌肉随着动作而鼓起放平,看他因为听到了细微的声音而抖动的尖耳,看他无意识地甩动着的尾巴和因弯腰而拉紧的臀部……哦艹!


  当科特拎着吹风机线回身,看到的就是一个大半身体都藏在门后,只有半张脸警惕地磕在门缝里的天使:“呃……沃伦?不要我帮忙吗?”


  “没事,不用,”沃伦干巴巴地说,他接过吹风机后又把手从门缝里伸出来:“浴巾也给我,谢谢。”


  “诶?”科特眨眨眼,愣了下,但他很快地反应过来,从柜子里拿出自己的浴巾递给沃伦,关切地问:“怎么想起要用浴巾了?是冷吗?”


  沃伦之前洗澡可都是在吹干翅膀的同时也把自己晾干,然后光着身体在宿舍乱晃,所以他连浴巾也没买。


  他的问题没有得到解答,沃伦“呯”地关上门,悉悉索索地一阵后,吹风机的声音掩盖了浴室里的一切。


  科特对着门摇摇尾巴,耸肩:“好吧。”


  有时候,天使的心思他总是猜不着。


 


  将近半个小时之后,沃伦终于打开门出来,他把浴巾松垮随意地围在腰上,抖着蓬蓬松松的大翅膀,挠挠已经长过半耳的头发:“几点了?”


  “还早,”科特早就收拾完房间,正坐在桌子前听音乐,他看了光溜溜的沃伦一眼,起身把大开的窗户关小到只留一条缝:“我也去洗个澡,然后我们去吃点东西?”


  沃伦点点头,走到床边整个人扑到了上面:“快洗,下午肯定好多人提前吃饭,去晚了就只剩南瓜系列的东西可以吃了。”


  “可南瓜就是万圣节的主题啊,”科特解着衬衣的扣子,反驳道:“我挺喜欢南瓜饼的——我的浴巾。”


  沃伦把脸埋在床单里打了个哈欠,一把扯掉浴巾扔到科特身上:“回头带你去吃好吃的,马戏团小子。”


  科特嘟囔了一句什么,昏昏欲睡的沃伦没听清——每次吹翅膀都是个劳心劳力的大工程,科特有时会帮他,但这次……


  浴室门关上的声音让沃伦打了个激灵,哗哗的水声落下,沃伦半睡半醒地发了会懵,慢慢爬起来,揉了揉眼睛,在床上盘腿坐好。


  床尾的衣服引起了他的注意。


  皮风衣和丝绸衬衣。


  撑着身体爬到床中间,捞过那两件衣服,沃伦拎起衬衣,鬼使神差地回头看了眼自己的双翼,压下肩,让翅膀整个向下垂落在床上,然后穿上那件衣服。


  科特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料的身材,他身上的一切部位似乎都很长,肌肉分布匀称,加上六英尺二英寸的身高,让他整个人看起来瘦高瘦高的。


  而沃伦相反,他两颊有肉,导致他的脸看起来有点圆,加上翅膀的原因,他的上肢肌肉比下肢要发达得多,并且,尽管他的年龄比科特大,但实际上,他还比对方矮了大概四英寸左右。


  所以,在发现自己完全扣不上胸口的扣子时,沃伦整个脸都鼓了起来。


  最令人伤心的是,他还发现,为科特量身定做的衬衣对他来说……有点长。


  支起身子,沃伦拉了拉盖过大腿根和屁股的衣摆,再拽拽差一点就能掩住指尖的袖子,沮丧地扑在床上,泄愤地抓起风衣揉进怀里,在床上打起滚来。


  一门之隔后,科特认真地清洗着尾巴,对男朋友偷穿自己衣服的行为一无所知。

评论
热度(141)

© 黑棘掉进Loki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