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不填,骂骂才动

点开也没用,我并不说自己站的cp,那样会掉一大波粉的…
冷cp侵入者,维尤股万岁!
拜倒于lokiiii!!!!!

[Loki/Thor]空无一物 chapter three

当蓝色目光被黑洞一口吞下的时候,他似乎在追寻着年幼的自己的足迹。

 

但又不完全是。他看见足印掠过躺在地上的雷神之锤、掠过金光灿灿的宝座,也不曾为Odin手中象征权力的矛而停留。攻城略地的荣耀征服不了他的心,沾满鲜血的胜利不能使他感到温暖,士兵们站在他身后排成齐整的方队,但是这些都解不开谜题。

 

他带着风的呼啸穿过丛林,纯粹的力量在他手上凝聚,剑的歌和魔法的诗溅满了空气。狂笑和暴怒都超越了时间,只能看见晨雾后头闪烁的莹绿视线。清晨的阳光,树冠上响起来的鸟鸣,和着大提琴的低沉音色。

 

皇兄……皇兄。

 

Thor猛地吸了一口气,从桥边向后退开。Asgard的脚下踩着星带,嬉笑着的光像水波一样沉浮着托起彩虹桥。不过现在那上面布满了黑色的疮口,就像眨巴着的眼睛瞪着他。他无法准确地预知每个裂缝的前方是什么,每当他的视线被无尽的黑夺走,时间和记忆就潮水般涌上来啃噬他的脑子。在黑色的裂缝里一切都是扭曲的,正像人类天文学家曾向他解释过的莫比乌斯带,此处的时间与某一处相连。时间和记忆中每个坐标都有它的必然性。填满一切的真实和从这真实里静静流走的虚妄都飘在广袤的星辰中。他转过眼去,看见Loki也正盯着其中的一个,火舌在他眼睛里燃烧,舔舐着瞳孔里幽绿的深坛。

 

“Bro。”他低声呼唤Loki,风穿过他的喉咙发出嘶哑的声音。该死,他不想这样。仅仅被漩涡卷进了一部分思绪,他就干渴得要命。

 

Loki从黑色流毒的记忆里抬起头来,还没来得及熄灭的火苗跳动在眼睛底部。他深深吸了口气以平复思绪,以不可置疑的语气接上话头。“彩虹桥还需要重修。这不会太久。”

 

Thor本该把心思集中于怎么回到那个没有雷神守护的Asgard,但他现在没在意那个,反而迫切地转到他希望的话题。“我看到了从前。从前的Asgard。你看到什么?”

 

Loki无息地沉默着,当他转身带领Thor向清晨的仙宫走去时,雷神差点以为他不会回答,直到平淡的声音消散在空气里。

 

“我看到我自己。”

 

 

 

 

“过去永远蚕食你的心灵,悔痛紧抓着你的思绪。”

 

Thor从没有想象过自己还会有机会和他的兄弟一起喝酒。他们坐在宫殿不平的顶上,凝视着翻涌的云,它们从宫殿的四角腾起,翻卷着晨光和暮色下的太阳。他们举起酒杯,安静地注视着金黄色液体慢慢消失,话语很零散也很混乱,琼浆流淌在记忆的河里,从清晨到日暮。

 

Thor过去从没认真尝到过酒的滋味,他总是带着不可抵挡的气势,坐在战士们和舞女们的簇拥中间,大笑着一次又一次砸下酒杯。它被填满,然后再喝空,再填满,再喝空,直到浓重的喜悦钻进他每一寸骨髓,托举着他直到云端。他看见幻象里的许多东西,有人向他下跪,Odin对着他高举起长矛宣布他将成为Asgard未来的王,Loki——

 

Loki。Thor重重地甩着自己的头,企图把记忆的错乱从那里面赶出去。

 

Loki站在台阶下面看着他。用淡漠冷静的不带转折的语调宣誓,他永远效忠于他,为他的Asgard付出一切。

 

那不该是他的Asgard,他一个人的Asgard。早在他兄弟的足印跟随着自己的踏过神域每一寸土地之前,他早该从这份自私里幡然醒悟。Thor放下杯子转头看着Loki,感到暖流在脊髓里汇集,即使是那样的暖流也无法扑灭突然涌上的冰冷情绪。Loki也正看着他,绿色眼睛里浮满了暮光,顺其自然地发出声音像乐器拉着和弦。

 

“在你——这边世界的你——离开Asgard以后,我有多次思考过,这行动里有多少是为了我。你总是能砸开禁锢着你的牢笼,由此走向另一个世界,无论那是征服的路还是战争的路,你高傲但是近人,用不设防备的热情招兵买马,把同伴看做自己的半身。当你第一次用Mjollnir对着自己的父亲,充斥在我脑子里的东西只有狂喜。就像是你把一切东西馈赠给我,”

 

“不用花任何心思,用任何手段,整个Asgard就收入囊中。不应该拥有的东西往往能用最简单的方式拿到。”他把目光从Thor脸上移走,凝视着远处的虚空。

 

“你从来都应该拥有。”Thor截止了他的话。“这是相对同样的。我才是那个要为所做的一切感到抱歉的人。我一往无前,但毫无回头注视的勇气,我对战友热情却忽视自己的兄弟。如果——”他平和地接上那句话,“如果这份歉意还有用的话,我对我所做的一切感到抱歉。”

 

Loki嗤声笑了起来。“你总是直截了当。这就是最令人讨厌的一点。”他站起身来靠近,日色被他的背影遮住,把黑色阴影撒在Thor脸上。Loki紧盯着Thor逆着阳光注视自己的眼睛,雷神半边的眼睛燃烧着暮光,是火焰样的蓝,半边在黑暗里熠熠流淌。香醇的酒气混杂着松针的凛冽气味靠近Thor,绿色眼睛正喷吐着某种温暖的毒液,低沉的嘶嘶声从喉咙里溢出。“你能接受一切真相吗?不论从记忆里诞生的实际是什么情感,你依然对我抱有歉疚?”

 

Loki醉了。Thor眨了眨眼睛试图赶走虹膜里的阳光,阿萨神族很难醉酒。也许是阳光太过温暖,发酵了酒液,事实上,Thor自己的思绪也一片混沌。但他强迫自己看着弟弟的眼睛,说“是的。”

 

下一个瞬间毒蛇像得到了某种准许似的狠狠贴上来,在Thor意识到一切之前,浓烈的馨香扎进他的血管,流进他的骨髓,用撕裂的带着血沫的声音向他示威。

 

Loki在吻他。

 

Thor分不清是这个事实本身还是它发生的情境给他更多震撼,或者他意识到自己心里某一种东西倏地直立起来,散开背上的骨刺,从喉咙里发出舒服满足的呼噜声,就像只得到了觊觎东西的大猫一样。他们紧紧贴合,从宫殿的柱形顶端上滚到下一级,从平日里玩弄魔法的形象根本没法看出Loki也掌控着相当可观的力量,他紧紧地禁锢着Thor身体两侧,牙齿划破了他的嘴唇,杂乱的气息交缠着另一边的气息,甘甜的血液相互交换,他们互相扭打亲昵像撕咬在一处的野兽,记忆从每一根舒张开的毛孔里泌出来。

 

 

 

 

他看见过永世不能绽放的冰棱开花。幼年魔法师正高举着那剔透的小玩意儿,隔着裂痕零星的冰面向他微笑。Thor惊喜地接过它,虹膜上影影绰绰的蓝撒在冰凌里,由花托蔓延向上,直到整个花蕊都泛着淡淡的蓝。

 

“这真是惊人,父亲的花园里可以开满这种花,每到冬日——”

 

“——嘘。”诙谐的绿眼睛朝他眨了眨,“没有父亲的花园。Just foryou.”

 

冰花蕊里诞生的爱和恨,无邪的笑容,胜利的喜悦,金光闪耀的宝座,黑暗里的悄声细语,流毒无穷的喑哑诅咒,全都是为了你。

 

 

 

 

Thor打翻了酒瓶,深色醇香的液体顺着穹顶滚落下来,碰到他的皮肤就着了火。这可真怪,他模糊地想,雷电不会如此安静地着火。它蜿蜒上脊柱,烧尽了骨髓,舔舐他的耳廓,给予他的心脏以沉重的搏击。Loki低于温度的体温清晰地输送过来,像瓦尔基里在他耳边轻唱着赞歌,他需要这个,他需要贴上去寻求更多,毫不迟疑地向他的兄弟倾诉他想要的一切。

 

 

 

 

他看见小雷神红着脸反驳父亲,努力控制蓝色眼睛让它们不要盈满泪水,愤怒地瞪视着Odin的独眼。他父亲神情里含着的威压不是幼童能够抵挡的,但他还是向Odin怒吼,用尚没有足够男子气概的细弱声音妄图戳破众神之父面前坚固的屏障。Odin只是用不可置疑的目光瞪视着Thor,直到他狠狠眨着眼睛再也挡不住泪水蓄满那对蓝色的湖。然而某个背影,比他还要瘦小的背影走到他身边挡住Odin的视线以免父亲看见他的眼泪,用平静里带着颤抖的声音辩解着。

 

“All my fault.”

 

站在一边的Frigga叹了口气,移动脚步以护犊的姿势抱住了Thor,把他环绕在慈爱温暖的气息里。

 

 

 

 

当一切静止下来的时候,他们两败俱伤,各自摊在仙宫顶上喘息。Thor的每一寸肌肉仍然是绷紧的,胸膛里兴高采烈的野兽仍在呼号,催促着他索求某种悖徳的甜液。当他转过头看着完全黑下来的夜色里闪耀着的绿眼睛,那里面有更炽烈的感情在燃烧——或者这是某种疯狂的幻觉。只是一个晃神之后那火苗就熄灭了,幽绿深潭里只剩下无尽悲痛的波纹。

 

“我本应该痛恨Odin的谎言,”Loki直直看着他说,“但是他死在霜巨人矛下。我本应该恨你,但你离开了Asgard。我应该痛恨Asgard,痛恨我想得到的一切,”

 

“但我偏偏拥有它们。”

 

当Loki把视线投回头顶无尽的夜空、闪耀着的辰星里去的时候,Thor血液里过多的酒像拍击在乌黑的礁石上,发出空洞的吞响。冰冷的夜风拂过他的脸颊,时间过去很久,久到Thor的四肢都快要失去知觉,Loki才用读诗般的语气轻轻疑问道,

 

“当你凝视着我的Asgard,你看到什么,皇兄?”

 

没有回答。于是Loki笑起来,眼里浮动着无尽的星辰,最后说,

 

“nothing.”


————
个人见解,Loki的孤独不是源自于他的过去,就算霜巨人是个孤僻的种群。
不论命运的天平是倾向Thor还是Loki,最后都会导致他的孤独,这是一种伴随一切命运走向的孤独。他实际上并不想得到任何东西,只想引起足够的注意,就像兄弟之间总有依靠捣乱被父母疼爱的一个。为了得到这种偏爱他会一次又一次把亲人亲手推开,然后自己在孤独的谎言里继续走下去。

这章总感觉有点跳出掌控,不完全符合我想象中的样子。请尽情槽我笔下的Loki,多少会有跳脱原作的地方,希望每个Loki都能幸福。

评论(3)
热度(45)

© 黑棘掉进Loki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