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不填,骂骂才动

点开也没用,我并不说自己站的cp,那样会掉一大波粉的…
冷cp侵入者,维尤股万岁!
拜倒于lokiiii!!!!!

[基锤]空无一物 chapter two

前提:复联1背景下。异世界复仇者联盟的Loki和复仇者联盟的Thor,两个人都是好人真是不容易。进行了一些傻兮兮的对话。
————

他看起来一定好极了。金发乱糟糟地顶了满头,要知道即使是神也无法抵抗静电力,锁链末端懒洋洋地叮当一声滑落到他脸上。冒进不能带来任何好处,他本该慢慢地、谨慎地挣脱那些该死的枷锁——Thor想啐在身下的柔软大床上,他已经很久没有生过这样的气了。自从Jane· Foster,温柔的褐眼人类女性给予他平和、包容以及一切他曾经没有的东西之后。

 

他在不可抑止地担心,还有不愿意承认的恐惧从他喉咙里层层涌起。他反复确认Loki曾经做过的恶作剧,里面没有一种是能盗走他的雷神之锤、毁了Asgard的仙宫、伤害Sif和他同伴到如此地步的。

 

强壮的神眨着眼睛让自己冷静下来,挣扎着从那儿坐起,决心不再花时间去解开绕成一团的锁链。这儿不是Odin的寝宫,而是四面通风、瞭望台般的起居室。床幔被星空里唱歌的风吹起,墨绿和金配色的柔软帘幕半掩着落地廊柱外长长的星带。他站起身来走到星空底下,试着缓和呼吸。这儿没有任何事情能伤害他,他只需要耐心,就像他曾经做不到的那样。

 

有人站在他背后,无声息地看着Thor的背影。悄声出现让他看起来更像一条阴鹜的蛇,Thor曾经皱着眉警告过自己的兄弟。他等着Loki走近身边,脚步声在镜面样平滑的空间里格外响亮,他压抑着血液里沸腾的攻击欲望。绿色眼睛同样阴沉地盯着他,谨慎且狐疑地下着决断。

 

先开口的依旧是Thor,他刻意绷着肩膀的肌肉使自己看上去富有攻击力,“你用了什么方法攻击Sif?”

 

被问话者绞紧了眉,比他还要困惑。Loki稍微垂下眼打量着Thor的臂铠,上面满是战争留下的凹坑,接着转而观察他的脸,试着把某种情感攫出来。Thor因为这过于放肆的视线寒毛倒竖(他不太愿意承认),尽可能正对兄弟的目光。奇怪的是那双绿眼睛比不久前显得清澈多了。Loki“与生俱来的阴冷气质”变得很微弱,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王者风范和区分于高傲的自信,甚至有点儿——Thor感到更多寒毛竖了起来,有点儿正派。

 

“你不是Thor。”就连Loki自己也显得犹豫不决,但他还是下了定义,然后稍微退开距离驳斥自己的定论。“但你有雷神之锤。”

 

“我当然是,”Thor暴躁地回复,但气势弱了下来。他的兄弟没有杀意,也没有用“舞锤的傻子”之类词汇代替他的名字。虽然他念“Thor”那个音节的语气仍然冷漠,但是和在地球上时截然不同。“我亲自把你带回Asgard,为你定罪。但是你从Asgard的监狱里跑出来,欺骗我的战友……把所有事搞得一团糟。”

 

“我在过去的时间里一直待在Asgard,”Loki开始觉得有趣了,眨着眼睛揣摩他话里的意思,“而且不久之前还在为你在这儿造成的破坏修修补补。”

 

Thor震惊地瞪着他,为这个完全不高明的谎话。过去他一度被Loki的谎言技巧折服,而现在谎言之神的智商好像退到了幼童水平。他在讲童话。

 

Loki转移视线,开始在寝宫里踱步,修长的手指搭在下颌上,看起来既困惑又兴奋。骨子里向往更多谜题和混乱的家伙。他凝望着廊柱外的景色,长桥从宫殿脚下向外延伸,冻状的光在桥面里游走。“彩虹桥。”他低低说。

 

Thor直视着他等待解释。Loki像想到什么好玩的事一样轻轻微笑,然后找了个地方坐下来,颀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他甚至把权杖松开了。“几个月前Mjollner把彩虹桥毁得支离破碎,我曾经以为它不能再次开启了。虽然裂缝里时常飘来各种东西搞得Sif和三勇士焦头烂额,偶尔也会带来一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他扯了下嘴角,“比如一具不存在于Stark大厦里的钢铁人。”

 

Thor更加迷惑,这让Loki看起来愉悦多了。他喜欢汲取他哥哥的不安。“uh,就是说,不同空间理论。”

 

他开始说一些像Tony Stark一样科学兮兮的话了。Thor在想到这点的同时就变得更加惊讶,因为他听起来像是跟钢铁侠很熟。“等下,你最好没有加入什么复——”

 

“复仇者联盟,”Loki像被冒犯一样恼火地皱了眉,“我告诉过他们这很难听,中庭人的审美观无法理解。”

 

Thor尴尬于要不要相信又一句过于荒谬的回答,但Loki没忍住继续腹诽了几句关于他们的正直老冰棍到现在都缺少女人的缺点,绿怪扯裂裤子的尴尬事,甚至包括Stark刚刚发作的焦虑症。他的语气尖酸刻薄,但讲述的动作却非常放松甚至谈得上温柔,简直像个在背后偷偷怼损友的少年。Thor无比确信他待在监狱里不能详尽地看到这些复仇者联盟的琐事,就算借助于巧妙的魔法。他没有海姆达尔的千里眼。

 

Thor没注意到自己的肩膀是什么时候放松下来的,也许是因为Loki讲得有点长,又或许是因为他太久没有平静地听自己的兄弟讲话(在全身被蠢透了的锁链捆着的情况下更没有)。绿色眼睛里有宁静的溪水的波光流过,Thor还记得上次看到那种波光是在他们地球的初次相遇。剩下的时间里那里面就只有愤怒、悲伤,还有令他发狂的冷漠。

 

Thor猛然发现自己已经累得濒死,这和战场上的伤痛没有关系,神的体魄会帮他消除伤口,抚平时间刻下的印痕,但是无法修复他的心。雷神一往无前的、充满希望和光明的心有一部分被Loki撕碎带走了。它和他一起坠落到黑暗里,一起站在战争的高台上举起权杖,一起把匕首捅进Thor的腹部,混合着血液和感情翻搅着他的脑子。

 

Loki已经停止了讲述,停下来看着他。有一瞬间Loki脸上带着同样的缅怀神色,就像Thor刚刚感受到的那样。事情突然变得非常简单了。他坠入和自己家乡不同的Asgard,属于这个世界的Thor像他那边的Loki一样善于毁掉一切。依然有复仇者联盟,依然存在仙宫三勇士和他们大大小小的战斗与混乱。他从一开始就应该相信这一切。

 

他从一开始就应该相信Loki,他只是想他了。

 

“你看起来像是站在光明面的Thor,”Loki嗤地一声笑了出来,“你没有穿着蠢透了的黑披风跑来跑去,也没有显得狂躁不安。你是个王。”他停了下来短促咀嚼着那个词。Loki从不像他人一样恭维自己哥哥的伟大,因为剑与火永远是Asgard的勇敢像徽,魔法只能忸怩地藏在它后面。他嫉妒他。Loki从不掩饰这份情感,因为他的嫉妒和他的爱同样热烈。

 

“我们的世界同样也有复仇者联盟。”Thor叹了口气,接着开始解释,稳重和善战开始回到他的身上。如果没有这次意外之行,也许不久他也要患上焦虑症。然而他现在沉浸在某种令人心情平和的魔法里。“也有被毁了的彩虹桥,虽然后来得以重建。”

 

Loki短促地发出赞叹。“这样和你说话可真怪。”

 

他小心地避开了兄弟称呼,但Thor还是被他语气里的调侃逗笑了。他们都属于复仇者联盟,如果忽略小小的世界限制,几乎可以称得上并肩作战。他强烈地怀念着这种感受,和Loki共同站在光明下的感受。虽然他才是年长的那个,但曾经犯下不少冲动的过错。Loki花了大部分时间忙着善后,以便让他英勇无畏地冲在前面,可以吹嘘自己“崇高的武力和一点点魔法后援”。“这边的我是个彻头彻尾的雷神混蛋?”

 

“毁了一切。”Loki干巴巴地说,“Odin被迫推迟这边的你登基之后,又出了不同的岔子,日复一日的争吵和责罚。在他倒下之后你再次进攻了其他帝国——就像是——被某种东西蛊惑了一样。”

 

“这听起来不像我会做的事情。”Thor反驳说,Loki翻了个白眼。“这边的你毁掉了一整座中庭的城市。原本的计划更邪恶,例如占领地球,使人类臣服…最后你失败了,我们回到了Asgard。”Thor这次刻意省略了关于审判结果的事。

 

Loki阴鹜地笑起来,有一瞬间Thor几乎以为看到了原先的邪神。但他只是冰冷地扯开嘴角微笑了一下,眼睛里依然滚动着暖流。“这听起来完全像我会做的事情。”

 

“是啊,你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Thor笑得更爽朗些,就像是有什么东西从他背上轰然卸下了一般。他们又在一起了。轻松多了的雷神面带和善地慢慢靠近,打算逼问一下自己的兄弟是不是故意忘了把铁链松开。

   

——
唯一安慰自己这不是很冷的措施是,多打tag。SY继续崩溃中,希望能找到代发的太太。

评论(17)
热度(60)

© 黑棘掉进Loki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