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不填,骂骂才动

点开也没用,我并不说自己站的cp,那样会掉一大波粉的…
冷cp侵入者,维尤股万岁!
拜倒于lokiiii!!!!!

[Loki/Thor]空无一物chapter one

前提:妇联1背景下。异世界命运倒置,背叛的是Thor。

除非彩虹桥会首尾相连,把他送回他出发的地方,不然Thor一定是疯了。

 

“海姆达尔?”

 

没有人回答他。Asgard的守门神从不偷懒。Thor环顾着球形穹顶。这不像他所处的Asgard里重建的传送门。金色球壁布满了焦灼的痕迹,黑色的枝蔓铺天盖地地散开,微小的一段甚至细密得像人类的血管游走在皮下。

 

如果记忆没有欺骗他,Thor几分钟前正从Asgard启程前往中庭。粗心是王者的美德,如果他没注意到彩虹桥的颜色比平常更加炫目,那也十足有情可原。

 

他缓步前行,压抑着自己踩在桥上的脚步声。Asgard的星空一直这么美。他需要倒个时差,几分钟前的神域还是明亮照人的。永夜的星从堡垒四角垂挂下来,高低不平的城堡像笙管似的排在那条沉浮着的星带下面。红色袍尾划过神域的风发出猎猎嘘声,清晰得像有人在他耳边急速私语。

 

Thor终于意识到了这个Asgard的诡异之处。它太安静,过于沉寂,让他一点都联想不起那个神明们推杯换盏彻夜狂欢的家乡。上一次见识到这样阴暗的城池——他不确定在哪儿,那一定和某场战争的失败有关系。他走进大殿。廊柱,穹顶,以及镌刻在两壁的古画都没有变。令人乍然感到不详的只有横陈其间的黑色轨迹。裂痕比传送门廊柱上的更多,像枯枝嘶嘶作响着攀在Asgard虚弱的华丽上。

 

那是雷电的轨迹。

 

Thor把Mjollnir握得紧了一些。它粗糙的把柄磨着他掌心的纹路,但并没有宽慰他的心。

 

月光随着他的脚步转动视线,妄图抚平黑色的齿痕。Thor念了月与慈爱女神的名字。越过冗长的走廊,白惨惨的光明最终落在坍塌的廊柱和堆在石块旁边断折的兵刃上,舔舐着端坐其旁的俊美女神的盔甲。黑色的长发像卷裹起来的瀑布一般洒在她的肩头,坚韧的侧脸被黑暗吞噬去一半却掩盖不住高傲的美丽。

 

“Sif。”Thor长松了一口气。他的确感觉好多了,感到就算是接下来这位战争女神告诉他他迷失在彩虹桥里超过几个月,也有挽回的余地。实际上他们的确许久未见,自从中庭的战火熊熊燃烧起来之后就未能并肩作战——然后Sif很快注意到了他,快速站起身朝他走来。Thor朝她露出微笑,然后展开双臂,等待着一个战友的拥抱。

 

在离他还有20步左右远的地方,Sif微微弓起身,切换成了跑姿,刺进过无数怪物胸膛的利剑从她剑鞘里锵一声弹出,她的靴跟短促地踏向地面然后以猫一样的灵巧弹起,剑锋泛起的白光刺破月幕挟裹着风的力量朝他击来。

 

“Sif!?”Thor的战士反射弧只给了他几毫秒把Mjollnir重重敲在剑身上,她毫不吃惊地顺着冲击力向后飞退,鞋跟轻盈地敲在地面上,缓慢地退向霍根身边。后者——突然出现在大殿中央的黑发武士紧握着手里的钉头锤,微微向前倾身做出随时会攻击的动作,裸露在外的每一寸肌肉都绷得紧紧的。冰冷的诵诗从明月女神指尖拔起,破碎的石块和廊柱的阴影下,伴随着金属关节活动的声音,密密匝匝地升起反射着月光的盔甲。举着拉满的弓弦的战士紧凑致密地挤在一起,动作整齐划一,远看就像即将爆发的蝗灾一样具有威慑力。Thor紧皱着眉和Sif对视,但女武神显然足够冷静,尽管愤怒攀在她的嘴角上。

 

“放下武器,Thor.”

 

一定有哪里出了问题。

 

那些站在Sif身后,拿神域武器正对着他的士兵抬高了箭尖角度,示意着即将发射。这更加剧了雷神的烦躁和迷惘。Thor的愤怒被勾到了喉咙,化成一声低沉的嘶吼。“Sif,这不好笑。几个月前我们刚刚并肩作战,现在你用箭矢对着你的战友!?”

 

她像是被刀子扎了一下似的紧蹙着眉,向前跨步想越过霍根的肩膀,但被武士制止了。Sif向他点点头,然后仔细瞪着Thor的脸,慢慢抬起右手去拆左肩的盔甲。卸下的肩甲后头,那儿没有被覆着战斗服,事实上她也做不到。一大块斑驳的黑痕横在她皮肤上,透过深邃的伤口甚至可以看到白森森的锁骨,青白的电斑从肩膀上蜿蜒向下,收进她姣好的腰线。由那坑穴中心扩散开焦糊的味道,即使隔着十几步远也能清晰地闻到。

 

“现在你知道了什么是战友。”Sif的声音带着颤抖,那绝不可能是因为疼痛,战争女神曾背上插着敌人的长矛把剑插向对方的喉咙——那是出于Thor最为熟悉的被背叛的痛苦。“你把雷神之锤敲进战友的身体,接着又惺惺作态地表达好意。Thor……”

 

Thor愣住了。他来回扫视着Sif充满怒气的脸颊和她肩上黑漆漆张着的巨口,他无比确定那是自然之力所贯穿而成的焦洞。然而除非他失忆了——用他赖以信任的雷神之锤对着有几百年交情的同伴?

 

“放下雷神之锤,Thor,”霍根轻轻搭上女神另一边的肩膀把她往自己的方向收了收,就像是要攥紧什么情绪似的,鲜少发音的嗓子现在听起来更低沉了。Thor一时震惊地瞪着他,最后一次做迫切努力想找寻玩笑的痕迹。但是他的同伴不为所动,甚至往后退了一步,肌肉绷紧着警惕他会发动的任何攻击。他又重复了一遍,像嚼着什么难吃的东西似的扭曲了面颊,

 

“放下它。”

 

他是怎么妥协的?Thor的脑子一片混乱,各种各样的可能性从中浮现出来,比如这是个逼真的梦境,或者某人用小法术造出的幻象——但他什么都没能做。他不擅长解释和说服,以致于在霍根冲上来肉搏之前他只来得及做出妥协。Mjollnir顺着松懈力度的指尖滑下,在地上砸出一个不浅的小坑。

 

霍根按住Sif的小臂,示意她待在原处,然后谨慎地上前。Thor的臂膊被扭向身后,在霍根突然加重力度的同时有几个士兵蜂拥上前,拖着繁杂的叮当声,用铁链把他绑成个粽子。Thor急躁地寻找着寡言战士脸上一丝一毫松动的迹象,直到他顺着Thor的目光冰冷地望回来,拾起铁链的另一端,用阴沉的声调向老朋友问好。

 

“欢迎回到家乡。”

 

“Asgard的叛徒。”

 

后半句是用低沉冷漠而富有磁性的声音接上的。翻涌的柔顺袍子像蛇蜿蜒在空气里。金色的光芒暗沉沉地掠过士兵们身边,沉稳地滑向Thor。黑色靴子敲在地上的声音尖锐得都要划伤他的耳廓。

 

这次Thor真的要感到惊讶了。为此,他花了好长时间眨动眼睛,挤出漂浮在脑子里的特异的星星,他的脸被按在冰冷的台阶上,鼻梁正对着黑色皮靴。很显然,他不应该过快地发出怒吼然后向Loki冲过去的,这样霍根就不会挥锤打在他的后脑。Asgard的长子只能急促地喘着气,把视线上移愤怒地瞪着弟弟。他怎么从那地方跑出来的?他花了多长时间,用了什么把戏收服他的同伴,让他们全都认同Thor是那个叛徒?他再次拥有了Asgard?雷神一点都不想让自己显得迷惘和困惑,事实上最后他还是把一切写在了脸上。

 

问题是,Loki显得比他更困惑。冰冷的表情因为眉头皱起而显得和缓了些,绿色眼睛在他身上来回扫视着。这只持续了几秒的时间,然后他猛地抬起头直视前方,Thor得以移开视线看着他手里紧握着的权杖,它圆润的底座顿在地面上。

 

“做得很好,Sif。我暂时需要他待在寝宫里。”

 

他胆敢命令战争女神——Thor再次怒吼了起来,霍根牢牢按着他的肩膀。Sif则皱起眉表示反对。“这太危险了,把战犯留在众神之王的寝宫。”

 

“没关系,我了解他,”Loki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如果是Thor站在相同立场上做出把Loki留在仙宫里的决定,他的伙伴一定会更激烈地阻止。然而Loki从以前就一直拥有使人信服的能力,这能力持续到他在中庭的战争中失利、优雅地接受失败也没有消失。他站在台阶下面仰望着神王,全身都套着厚重的枷锁,恐怕任何一个体格健壮的神明在这种境遇下也会发蔫;然而他眼里依然闪烁着愤怒的光,高傲地宣誓自己没有犯下任何过错,就像一条循循善诱的蛇在吐着信子似的。

 

Thor的脸仍然贴着地面。Loki成为了众神之王,他纷乱的脑子里只挤进去这个词。他已经成功了。雷神甚至不知道他有没有亲手杀了Odin。在被架着向前行进的过程中,他第一次感到如此迷茫。

评论(11)
热度(36)

© 黑棘掉进Loki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