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不填,骂骂才动

点开也没用,我并不说自己站的cp,那样会掉一大波粉的…
冷cp侵入者,维尤股万岁!
拜倒于lokiiii!!!!!

顶风做个小测试,只是一个小黄更

天啊,美味。

来福:

大概是双皮奶看多了,再加上锤锤照镜子给我的灵感,想了一个肉段梗

矮人进贡给阿斯嘉德王室一面等身魔镜,被索尔当做穿衣镜放在了卧室里。


虽然他在外南征北战过的挺糙,其实还挺自恋,有事没事就对着镜子照一照,但又怕被人笑不够man,只在屋里暗搓搓臭美。


甚至有一次在没人的时候在镜面上深深哈了一口气,写上自己名字,画上颗桃心,趁着雾气还没散又补印了个唇印,最后看了看自己的杰作不好意思的笑了。


此时外面守卫有事来报,索尔未免耽搁迅速起身离开了。
镜面的雾气在他走之后片刻慢慢散去,从反光的角度分明显出洛基的脸。
洛基也是个自恋狂,每天照镜子的频率比索尔只多不少,而且他就像只孔雀一样喜欢显摆自己,嘴又毒。
一次一个不知哪儿来的女巫看上他想和他好,他当面就说人家长得不好看。女巫很受伤很气愤下了个咒就把他封在那面魔镜里。
除非洛基能找到他真心喜欢上的人并给他一个吻才能出来。


巫女觉得像他这么臭屁的人怎么会承认自己被别人所打动呢?谁又会亲一面镜子呢?洛基你就一个人自撸一辈子吧。


在镜子里不知待了多少年的洛基觉得也许是自己很久没见光的关系,被索尔刚才的举动闪瞎了。


这个家伙老喜欢在他眼前晃,摆各种表情,而且大概是因为对自己身材很自信的关系,经常不穿衣服就在那里照。这对被关在镜子里的基弟来说是很不人道的。
之后的某一天,索尔在又一次的庆功宴上喝高了,回到寝宫后驾轻就熟的站在镜子前面。镜中的他看上去红光满面,半阖着双眼,虽然整个人晕陶陶的,但看上去还是很帅的。
索然凑近了镜面欣赏着自己得意的笑了,他将发烫的面颊贴上冰凉的镜面散热,之后将惫懒的身体也靠上镜子,两只手像不听使唤一样的胡乱脱着袖管准备更衣。
很快镜面被索尔的体温熨热,又以一股更灼热的温度传回他身上。


好不容易挣脱了一个袖管,索尔换另一边滚烫的脸颊贴上镜面,热腾腾的熨的镜面起雾混沌不明。对面好像突然有人帮他把被缠住的另一只手从衣服中解放出来。


索尔楞了两秒,看着在雾气中模糊不清的影子咯咯笑,不知是镜里人还是他自己先动作,他们十指相对迷迷糊糊的看着对方然后把彼此的唇对上,纠缠到难分难解。


索尔的呼吸扑打在镜面上,看不清那边洛基的脸。等他稍微清醒些,想到自己竟然在那里亲镜子觉得怪不好意思的,好在寝宫的侍卫全被他遣走了没人看到。
见对方停了下来,洛基伸出双手,捧住索尔沉思的脸转向自己,镜面突然间变成光可鉴人的水面,在两人的动作下如涟漪一层层荡开。那一刻洛基终于从被镜中被释放出来。


看到突然的洛基,索尔很茫然,摇着脑袋努力回想自己是不是喝醉了糊里糊涂错把什么人带回来过夜。想了半天无果,不过这个人长得真的很好看啊。
重获自由的那一刻洛基自然非常高兴,但想到魔咒解除的条件又突然觉得很气,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眼前这个傻不愣登冲着自己笑的自恋狂都不清楚,不过当务之急是,气氛刚好,机会难得,赶紧继续!
洛基把尚且迷迷糊糊的索尔拽起来,让他双手撑着镜面,自己从背后拥住眼前厚实的身躯,用纤长的十指细细体验每一寸肉感,最后满意的用一个手活回赠索尔,洛基的双手就如同他的人一般灵巧机敏,很快就将喝高了显得更加敏感的索尔控制在他的手掌指间,随着这双有魔力的手起起伏伏,没多久索尔就没出息的哆嗦着腿一软射在了平静如初的镜面上。


看着镜面上遗留的那摊液体,索尔的脸燥的比之前更红,只能徒劳无功的将脸埋在胸前。


洛基看着镜子里索尔自欺欺人的愚蠢表情,忍住阵阵笑意,突然发力将索尔死死顶在镜面上,镜面上的液体被他们剧烈的动作涂划开来,一片狼藉。


随着背后剧烈的动作,索尔像是提不上气一般的喘着,他想睁大眼睛好好看清对方,但碍于自己喷洒在镜面上韫晕不散的雾气干扰,模糊了地方的脸,索尔锲而不舍的睁大双眼,直到泛酸留下热泪,依旧看不清晰。最后只好吸着鼻子嚅喏着用自己的脸去蹭镜中那个人的影子。


发现了索尔小动作的那一刻,洛基心中如被羽毛拂过,最终如索尔所愿,将他的脸掰过来给彼此一个绵长的吻。 


闪电宫外雷声隆隆,暴雨将至,一切声息全数浸没在这场滂沱大雨之中。

评论
热度(59)
  1. 黑棘掉进Loki沼来福 转载了此文字
    天啊,美味。

© 黑棘掉进Loki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