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不填,骂骂才动

点开也没用,我并不说自己站的cp,那样会掉一大波粉的…
冷cp侵入者,维尤股万岁!
拜倒于lokiiii!!!!!

拔掉利齿之虎与失去毒液之蛇-04-



罗伊•劳伦斯•约翰逊。37岁,身高175cm,体重90kg。

从礼貌微笑着摇晃手中酒杯的业口中,低声吐出了死亡之语。游走在场中一边高声谈笑、一边和蜂拥娇笑的少女们互碰着酒杯。年轻的杀手全身都闪烁着光芒——自信和倨傲的耀眼光芒。优雅踱步的同时,金色瞳孔中洋溢着如此深刻的魅力。

舞会的主人提起裙裾,优雅地缓步走到他身边,用祖母绿的眸子进行礼节性的注视。接着,在这位被宠坏的王室小姐脸上,出现了两个可爱的酒窝。“我能邀请您跳一支舞吗?”

赤羽业直视着少女的白皙面颊,直到对方双颊泛起红晕地低下头。丝贝特的双眼如心灵一般澄澈透明。他放弃了从这个无知少女口中问出罗伊下落的可能性,向她微微倾身。

“我很荣幸。”

装作没有发现身后投来的担忧目光,业握住了那双纤细白皙的手。


罗伊是一个毒品外加女人贩子,黑社会高层最赚钱也是最没品的那一类——这是渚提供的情报。

同时,他不仅是一个只会玩弄那些权势、手脚功夫差到某种地步的黑社会贩子,还曾经得罪过“狮虎”。一个在黑社会混迹多年的人,竟然会如此没脑子,这才是业诧异的原因。

舞会殿堂的壁柱上雕刻着金光闪闪的蟾蜍,用蓇葖的眼珠瞪视被珠光宝气环绕的小姐们。蟾蜍身上的刻印除了两栖动物的斑迹,还附上了獠牙和虎纹的符号:这是对“毒蛇”和“狮虎”一种纯粹的挑战。

业轻轻勾起嘴角,用嘲讽的眼光大量了一下这夸张自傲的装饰物。怪不得BOSS会那么果断地让他答应这次合作,罗伊这个没脑子的毒品贩触动了他的最后底线——面子问题。而再看向丝贝特,罗伊不经世事的美丽女儿,业更加从心底生出一种浓重的讽刺。

金色的蟾蜍会在今晚碎裂。等待她父亲的是死亡无疑了。

——赌上最强杀手[蓝]和[赤]的名义。

业心情大好地眯起眼,再次对舞会前A先生送来的情报表示满意。接着,当丝贝特惊呼着旋转倒在他怀里的时候,少年杀手耀眼地微笑起来,露出张扬的虎牙。


渚最终没有站在原地目视业拉过丝贝特,微笑着踩踏舞步的身影,但是轻快的脚步却因此显得有些困顿。舞裙下的匕首紧贴侧腿,发出不可忽视的寒意。他不自觉地皱起眉,脸上显出有些忧郁的神色。漆黑激烈的浪潮拍击着岩壁,从心底浮现出冰冷的烦躁。这不仅仅来源于他对计划的不安。

他今天状态不好。

平常含着流动光芒的蓝色眼睛此刻溢满冰冷。即使是举起酒杯,微笑着向贵族们道晚安的时候,那灼灼的锋利目光也做不到半分收敛。他放柔了嗓音,目光从宾客的侧脸划过,如此普通的应酬也成了他的负担。从胸口逐渐蔓延出的冷意,像毒液一样冲入人群——金发女郎向他尴尬一笑,匆匆转身离去的行为更加充分地说明了这点。

洗手间的门在背后发出“咔哒”一声轻响,把低沉的音乐阻隔其外。渚用双手撑着盥洗池,镜子里温和的蓝影直视着他。注意到那身影的四周弥漫着冰冷的杀意,连他自身也略感意外地垂下眼。

无法控制感情是杀手的大忌。知道这一点的潮田渚,却没有再次抬头看向镜面的心情。理由清晰地浮现在面前,根本不需要做无意义的探询。

赤羽业。

用口型发出这样的音节后,停滞在镜前许久的他只得深吸一口被高档香水充斥的空气,决定速战速决。

拉开洗手间的门,迎面撞上的是少女甜美的笑颜。

“晚上好,BOSS。”

藏在背后的手枪,发出被音乐掩盖的上膛声响。

像吸食毒品一样的晕眩感。血液充斥了大脑。扭曲的负片色彩。吊灯被呼啸而过的子弹击中了,发出不堪重负的几声吱呀后狠狠摔在地面上,分崩离析。从舞厅四周冲出的大声嘶吼的持枪男人。身后的寒冷的笑意。

[一旦踏上这条路,即使是被捅了再多的刀,被戳出再多的伤口,也都无法回头了。]

A是这么说的。

茅野举着枪的身影和从瞳孔中倒映出来的冷漠。大笑着露出虎牙的脸。A夫人跳动的手指。各式各样模糊的面具在脑海里一一闪过。左手拔下射进肩膀的子弹型注射器,渚贴着阴暗处墙壁缓慢地移动,注视着大厅里的一切。丝贝特在鲜血和内脏积成的地上以可笑的姿态滑倒,被肥胖的男人匆匆拉起跑向二层。他最终没能跑进自己的舒适温室。呼啸而来的子弹穿透他的肋骨,然后下一击命中小脑部位。罗伊倒在鹅绒地毯上抽搐着停止了呼吸。

临近的脚步声猛然触动渚的神经,再次握紧枪身,屏息凝神地等待着围猎者的到来——

回答他的是急促的呼吸和扫射在地上的子弹。从面前飞掠而过的红色身影,紧紧抓住渚握枪的右手,用想要骂人一般的纠结神情看着他,接着毫不犹豫向前跑去。

这样说来,赤羽业也没能在先前的混战中逃走。——惊讶还没有持续几秒钟,被迫飞奔向走廊尽头的渚,就发出一阵连自己听了都觉得诧异的放肆大笑。


评论
热度(25)

© 黑棘掉进Loki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