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不填,骂骂才动

点开也没用,我并不说自己站的cp,那样会掉一大波粉的…
冷cp侵入者,维尤股万岁!
拜倒于lokiiii!!!!!

拔掉利齿之虎与失去毒液之蛇-03-

如果英国贵族知道会同时有两个杀手组织代表者来到这个平凡的舞会,她一定会后悔自己的愚蠢决定。

——不过如果是两个女装的少年,这就没什么了。

一边小心翼翼打量着业的脸色,一边提着裙摆的渚不得不承认,这是他出过最紧张的一次任务。

和新鲜蓝玫瑰一起送来的是叠好的红裙。原本应该是A夫人按自己的身材做的,或者早有预谋地修成了适合的尺寸。显出酒红深色的微妙褶皱,配合着略微大胆的无袖礼服设计,肩角点缀着浅些的布制玫瑰。

翻完玫瑰里夹着的字条,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大好的业,再次用看着玩物的戏谑眼神盯着眼巴巴等在旁边的渚,灿笑着把玫瑰举到了唇边。

“出去等着。”

接着,被炫目的日光打在身上的就是接起红色柔软长发、被修长酒红色礼服包裹着略带僵硬的少女了。

“看来你经常做这种事?”业偏过头打量着一脸自然的渚,束起的头发放下刚好及肩,白蓝基调的短礼服裙下看不出腿侧安置了匕首的痕迹。喉结被松松扎起的浅蓝色缎带掩去,只露出白皙修长的双臂。被目光扫视才露出尴尬神色的渚小幅度点了点头,“我的老师希望一开始就让我利用看起来不怎么起眼的体型……不过也并不是一种特殊癖好——!”

看到业投来怪异的目光急促接上的话,引起了对方一阵掩饰不住的大笑。火红的发色在暮光下晕开,如跳跃的火焰一般随着笑到干咳的人起伏摇摆。澄澈的光芒洒在那火焰之上,刺得渚眯起了蓝色双瞳。

“喂,业君……我说、有那么好笑吗——”从一刹那愣怔中晃神回来的渚倒是一脸无奈地轻拍着他的背,同时担心着这并不淑女的举动会不会招来不好的猜忌。

“抱歉、抱歉。”脸上还带着笑意的业说了句一看就没有任何诚意的道歉,才整了整裙摆缓步向前走去。虽然并没有皱起眉头,用鞋跟包裹着的刀鞘显然增加了行走的难度。渚试探性地把他向自己这边拉了下,受到并不包含责怪的一瞥后才敢挽住业的手减轻维持平衡的难度。

门卫没有为难他们,只是视线多瞥了一眼挽在一起的手,干脆地点头放人了。渚猜他知道舞会的性质,很是尴尬地同样颔首打招呼。

大门在身后闭上,没有洒进暮光的走廊显得冗长幽暗,古典式的烛台装点在走廊两侧,一直向黑暗的深处延伸而去。包裹着匕首的鞋跟落在瓷砖上发出空洞的敲击声响,业在黑暗里显出暗金色的视线投向看不清表情的蓝发少年的侧脸。

“你的手出汗了。”

“咦,抱歉……”急促抽回手的同时,明显紧张的嗓音在黑暗中十分突兀。

“从刚才就在紧张?”业的语气带着揶揄,“是因为担心我不如你有经验——会被查出来吗?”

“……不是。”

意料之外的回答。少年的嗓音少见的有些干涩,直视着前方的蓝色瞳孔微微闪烁。没待业想好怎样再次发问,炫目的灯光就落在了蓝发发梢。

站在灯光下的渚已经恢复了平静,转头冲他微微颔首。“我们过一会儿在二楼见。”

看见蓝色的瞳孔深处已经没了瞬间的慌乱,业不禁索然无味地随口应了一声,接过招侍手中的酒杯离开了原地。在高脚杯里晃动的粘稠红色酒水自然没有沾唇,但是在人群中搜寻暗杀目标的双目也不由露出烦躁。

望着干脆离开的背影,渚短暂地愣了一下,才苦笑着同样端起酒杯低声向招侍道谢,走进纷乱举酒相属的人群。

原先留在旅馆通风道里妥善保存的“毒蛇”吊坠,映着璀璨的舞会灯光,在某人修长的指间慵懒地吊着,镶嵌在蛇头上的红色宝石,闪烁出阴影中的嗜血味道来。

评论
热度(21)

© 黑棘掉进Loki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