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坑不填,骂骂才动

点开也没用,我并不说自己站的cp,那样会掉一大波粉的…
冷cp侵入者,维尤股万岁!
拜倒于lokiiii!!!!!

拔掉利齿之虎与失去毒液之蛇-00-



暗金色的钥匙从少年杀手的指尖滑下,轻灵地敲击在桌面上。

暗色调的船舱中对立着互相用敏锐目光扫射的两人,从身体的微微起伏、手指的律动,呼吸的频率猜测着对方下一步的行动。镌刻着中世纪花纹的沙发扶手断在地上。亚麻色地毯上被残骸和灰尘堆砌起的凌乱不堪的杂物堆重心不稳地晃动起来。

“这回就由我先来说吧,业君,”伴随着暮光跳跃在蓝色发丝上发出轻微的低沉嘲笑声,看起来较瘦小的那一方先开了口。湛蓝色的宁静双目望向刚刚被放在桌面上的被海水浸得生锈了的钥匙。“这间船舱已经被锁起来了,然后呢——”他望向与水面相接的赤金色的日光,“这回就让我们选择一种公平的杀法吧。”

“胜者只需要拿起这串钥匙,打开舱门的锁,然后坐上救生艇逃离到离这里最近的港口上就可以了。”

“这么说,放下你的尸体不管,就让它在这艘无人船上腐烂发臭也没关系?”赤羽业眨动着灰色双眼,用一副天然的表情微笑起来。且不论隐藏在虚伪笑容下的那份杀意是多么凝重,塞在西装内袋的连发手枪已经被好好擦拭并且上了膛。这也是他对于潮田渚最大的一份尊重了。

被问及的少年仿佛真的有认真思索一番似的望向地面。连接着地下室的薄薄木板横亘在这间船舱底部,被虫蛀了少许的墙角露出可怜兮兮的断面。他抬起头来,报以并不像赤羽业那样凌厉,而是几近柔和的微笑。

“确实没错。因为考虑到腐烂的尸体大概会很难看,因此船底刚刚已经被凿漏了。沉船前剩下的五分钟应该绰绰有余完成暗杀了。如果业君能在这里沉下的话,不会留下恶臭也不会被秃鹫分食——用教徒的话说,大概能让人的灵魂藉此升上天堂吧。”

“怎么可能。”赤羽业发出轻微的嗤笑声,慢条斯理地撕下西服的扣子,露出明显透着凌乱的白色衬衫和绑满整个上身般的枪械和弹条。

上等布料制作而成的西服外套落在地上,激起浅浅的灰尘。


“今天,将要升上天堂的灵魂不是我的。”


蓝色的瞳孔被暮光镌刻得闪闪发亮。从船舱中传来了今天的第一声枪响。


评论
热度(34)
  1. 一直手癌从未断过黑棘掉进Loki沼 转载了此文字

© 黑棘掉进Loki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