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沈巍。

开坑不填,骂骂才动

点开也没用,我并不说自己站的cp,那样会掉一大波粉的…
冷cp侵入者,维尤股万岁!
拜倒于lokiiii!!!!!

(杰埼)(灵魂伴侣梗)三次埼玉想起自己失去的灵魂伴侣,第四次因为太暖和忘记了这回事

*提要:每个人都有一个灵魂伴侣,伴侣的名字会浮现在皮肤上。埼玉在成为英雄前就失去了自己的灵魂伴侣。自那以后,埼玉就经常想起这件事。(杰诺斯没挂,无虐放心食用。)

--------------------------------------------------------

三次埼玉想起自己失去的灵魂伴侣,第四次因为太暖和忘记了这回事

 

 第一次

“嗯,你指的这个……果然是没有。”埼玉说。

考官脸上的表情微微变化了。他低下头确认了一下身份文件,黑色钢笔在右手拇指与中指间转动着。“但是……每个人身上都会有灵魂伴侣印记。你的是自然消失的吗?还是出生时就没有?”

“嗯,四年前消失了。不过要说自然也并不自然。”埼玉的表情没变。对面的男人抬起头来了。从这个角度能看到他的袖子顺着手腕滑下,露出修长小臂上刻着的名字。漂亮的金棕色墨迹,笔法很娟秀,像是大家闺秀的笔迹。“那时候你曾感觉到疼痛吗?就像是脑海里……有弦骤然紧缩。疼痛程度深一点的像被蜂刺刺中。我想……”男人的声音越来越低。接着他捏了捏鼻梁,垂下眼睛。“抱歉,我明白了。不好意思,我只是听别人说过这种感受就自作主张提问。”

“呃……毕竟我还没有失去过灵魂伴侣。”他的声音更小了,面对着无表情的埼玉,他倒更像是紧张的英雄考生。气氛凝滞到考官脸上尴尬的神色越来越凝重,埼玉才拧起眉毛作出有点困扰的表情。“啊——所以说这个会影响英雄评定吗?”

“啊,不!”男人松了一口气,急忙否定道,“没有伴侣在评定中反而是好事。这样英雄协会不必费力保护您的灵魂伴侣,也不必吸纳另一位入会。总之您的测定分数晚点会发送给您。”

“哦哦、那今天就到这里吧。顺便一问,你胳膊上那个名字美雪是你的伴侣来着?”

“是的。全称是香取美雪小姐。也是协会的A级英雄之一。恐怕正因为和她相遇,我如今才会做着这样的工作。”男人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但脸上的表情分明幸福无比,甚至让人联想到“故意把手上的名字露出来也许是为了炫耀吧”。“不过她现在是山本美雪小姐了。不久前刚刚求婚,名字也因此改变了。”他傻笑着挥动了一下手臂上的印记。

“哦——。祝你们幸福。”离开之前,准英雄回想起什么补充道,“对了,你倒不用因为刚才的事感到抱歉,”

“毕竟印记消失这件事我不是用眼睛,也不是用感觉确认的。印记发出警告时我没有到她身边去,因此结果我当时也充分了解了。”

山本握着钢笔的手倏然收紧了。“这话是指你……在印记发出伴侣有生命危险的警告时,什么行动都没有采取吗?”

“唔,差不多就是那样的。”

“但……”

“嗯,”埼玉点了下头,从门缝外泻出到面试室里的灯光部分打在他的眉尾和侧脸上,瞳径偏小的黑色双眼一眨不眨地看向空中某一处空白。“意味着我放弃去救自己的伴侣,让她独自死去了。”

 

 

第二次

“老师在英雄名册上的资料中灵魂伴侣一栏显示‘亡故’。”杰诺斯注视着手机说,“资料是否不准确?”

生化人的追踪功能极其敏锐,没有漏掉埼玉脸上出现的“有点麻烦啊——”的表情。“……不,准倒是准的。”

杰诺斯出现短暂沉默。“但是老师的伴侣并没有……”

“杰诺斯,你身上也没有印记吧?”

不知为何见到话题被转走,两人同时都松了一口气。杰诺斯接着恢复正襟危坐的状态回答道,“我的情况有些特殊。如老师所见,即使装上生体部件,改造人也不适用‘皮肤上会浮现灵魂伴侣的名字’这样的法则。”(“……确实那机器身体是没地方写名字。”)

谈话双方沉默了一小会儿。

“这么说,你还记得自己伴侣的名字?”埼玉抬起手,指了指太阳穴以示意。

“是的。”杰诺斯仿佛突然打起精神,双肩上提了一个小角度,身体也向老师微微前倾。“灵魂印记消失的人会忘记自己伴侣的名字。但我是主动放弃了自己的身体,包括灵魂印记,所以并不是失去伴侣。”他的双肩突然又有些泄气似的垂下去。“我……为了改造的确不得不放弃灵魂印记。对于再也无法感应到我的伴侣一方来说,我做了十分过分的事情。”

“哦,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埼玉脸上的超现实表情比起安慰更像是在承认“事实就是如此”。虽然如此,他心里并没有浮现对杰诺斯的批评。这孩子想要变强也是实情。

杰诺斯不知为何小心翼翼地观察了老师的表情片刻,但埼玉已经有点放空地翻开了漫画书。

他并没有看进去。捧着书的左手掌心里有书脊的重量感,那里的掌纹上曾经存在过一个名字。不过它的颜色也好,形状也好,已经都在记忆里消失了。偶尔埼玉还会感到好奇来着,那个名字是蓝色或者棕色吗?难不成是黑色?字体是可爱的还是工整的?对埼玉这种(前)平凡上班族来说,灵魂印记要工整的那种就够用了吧。黑色的也没什么不好,就算是认真的OL性格的伴侣也能接受。

和杰诺斯不同,他放弃伴侣的方式更彻底。埼玉想。因此每次回想起那个已经念不出的伴侣名字时渐渐变得淡薄的感情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第三次

                                               四年前  

眼前的视野有些摇晃。视野很狭窄,而且眼角还能瞟到逼仄的黑暗。大概是左眼被血糊住了吧……好像只剩单边的视力可以用。怀里的小女孩还在抽抽噎噎,埼玉用手使劲捂着她的嘴。小女孩一直不安分地踢蹬着,发出唔唔的被堵回去的尖叫,把他的掌心都咬出血了……这小孩子这么不可爱,不然别救了吧。

地面轰然震动了一下。埼玉一个激灵,脊背靠着柱子努力缩到掩体的阴影里,捂着女孩嘴的手也更紧了。他手心有点出汗,小女孩好像快要吐了。但这又不能怪他。

又一下震动。接着又一下。埼玉屏住呼吸,用余光瞟到柏油路被震得出现了裂痕,地上的石子像迎合鼓点般跳动着,怪人的影子被日光拉长了刚好投射到他脚边。那只怪人好像长得很像螃蟹,钳爪长且端尖,覆着甲壳耷拉在膝盖两侧,两脚随着双钳摆动踏在地上,强劲的力量使一切周围的景物都在震动。

女孩忽然双手发力抓住了埼玉按着她的那只手,刚把它从嘴上拉开就爆发出一声尖锐的哭叫:“妈妈——!”

“喂,别叫!”21岁无业埼玉先生立刻慌了手脚,想跳起来抓住女孩反而让她从自己怀里挣脱了出去。螃蟹头顶那对眼睛里嵌着的瞳孔立刻向这个方向转动了。埼玉立刻从柱子后面弹出来追向女孩,左手重新抓到她的肩膀向自己的方向一拉。但是那尖叫声也瞬间逼近了左耳,吵得他头昏脑胀,向后混混沌沌地投去一瞥——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贴近的?

螃蟹怪人硕大的身影不知为何就紧贴在他身后。左钳高高举起在半空,接着以几乎爆破的速度划破空气向他挥落——

一瞬间,一种比一切恐惧都要恐惧,比一切疼痛都要疼痛的感受席卷了埼玉的周身。感觉就像有人在他脑子里大声喊叫,又像是耳边的低声哭泣——他的视野顷刻间竟被拉到一片黑黢黢的废墟中,面前站着一尊硕大无朋的东西。一半的他觉得那是怪物,一半又认为那是机器。埼玉感到自己涨疼的双眼好像寄居在比自己矮的身体上,因为他要更费力地抬头才能看清那尊机器盔甲上发暗的血痕——

在看清楚的一瞬间,那种好似想要尖叫却尖叫不出的让他寒毛倒竖的情绪再次冲到埼玉的脑子里。他在恐惧。恐惧什么?他在逃跑——从谁那里……。

等他缓过神来,埼玉发现自己正压在女孩的身上,两人都扭曲着倒在地上,自己的双腿仿佛被强电流刺激过一般剧烈地抖动着,那种猛烈的恐惧感情还在他头颅里激荡。肌肉痉挛是如此之剧烈,甚至他的上下牙关都快速相撞发出喀喀声。螃蟹怪人的一钳牢牢钉在他面前几公分外的地面上,好像是他刚刚用力跌倒才幸运躲过的。

埼玉几乎是用尽全力命令发抖的双腿站起来,把吓得失声的女孩扔到肩上就向前一路飞奔。螃蟹怪人还在他身后穷追不舍,他为了今天面试买到的两只皮鞋都被回身扔向怪人脸上,不过仍是一点作用都没有。不知道怎么的,埼玉血管里流淌着猛毒般刺激的恐惧,但那恐惧并不是针对身后那只怪人的,而是针对更大、更冰冷,幻象中浮现的仿佛机器的东西。他努力吞咽着,一边奔跑一边把颤抖的左手举到眼前。

在那只手的纹路中心,一个金色的名字正剧烈地发着光亮。那金色的光芒忽明忽暗,随着手掌的颤抖上下游移,在他的视网膜上投下一片刺目的翳影。

 

第四次

埼玉猛地挺身坐起来的时候,额头刚好和旁边跪坐的杰诺斯一个对磕。最强的英雄本人虽然毫发无损,徒弟却被击飞出去牢牢地嵌进了墙里。

“……啊。为什么在床边啊?”

“刚刚检测到师父的心率在加快。”杰诺斯一边把头从墙壁中拔出来一边解释,金发上粘下了不少仍在下泻的瓦砾灰尘,额头上还多刮出了冒着烟雾的一道裂痕。“发生什么事了吗?”

“刚才做了个梦。”埼玉叹息一声,打着哈欠搔了搔后脑勺。不知为什么却没法伸个懒腰就懒散地照旧躺回去。

一阵沉默。杰诺斯平静地移动回来,重新在埼玉身边坐下。

“……”

“唔,杰诺斯。”

“?是,老师。”

“在我变强之前的事还有一件你可以听。”埼玉索性坐直了盘起腿来,把被子卷在两腿之间。“差不多四年前吧……那时候我还是个普通人。Z市里出现了螃蟹怪人,我在那时候救了一个小女孩和她母亲。”

“……是的,老师。那也是您成为英雄的契机之一。”

“就在那时候我的灵魂印记发出过警告。”

“……”

“总之我得知自己的灵魂伴侣恐怕在不知道什么地方快要死了,但同时那个女孩刚刚躲过了怪人就死缠烂打着要去找妈妈。等找到她的母亲之后,”

他停顿了一下。“我就找不到手上的灵魂印记了。”

“……老师,您并没有错。”杰诺斯安静地说,思考中他的引擎发出轻微的轰鸣声。“如果老师当时没有选择救那个女孩,也就不会成为英雄。仅凭英雄协会是无法解除至今而来的几次危机的,即便在最好的推断下也会给城市造成巨大的损失。从结果上来说,老师拯救了更多人。而且,”他接道,“灵魂伴侣的印记消失有多种可能性。老师的伴侣不一定死亡,也可能是舍弃了自己名字,或者变成了非人类物种。不属于人类的印记是无法显现在皮肤上的。”

“杰诺斯,有时候我的确想知道如果当时我选择去她身边会发生什么。”

“如老师所说,灵魂伴侣的命运将会发生改变,恐怕老师身上的印记也不会消失。但是,”杰诺斯黑色虹膜上浮现的金色瞳仁随着缓慢眨眼有一瞬间被睫毛投下的阴影所遮盖,“我无法把‘自己作为普通青少年和父母一同生活下去’的选项和现在遇到了老师的命运作对比,得出哪个更加幸福。所以请老师不要提出这个假设,对于我来说这个选择只会带来困惑和痛苦。”

埼玉盯着自己的弟子看了片刻。就在杰诺斯以为老师要看出什么、嘴角紧张地抿起的时候,秃头披风侠打了个哈欠。“你还挺把我们的命运放到一起的嘛……难不成杰诺斯你那时候也在螃蟹怪人横行的这个城市来着?”

杰诺斯面不改色地松了口气。“我希望老师能先继续休息。老师会做噩梦也许是体表温度过低的原因,我会打开散热器帮老师升温。”

埼玉一边含糊答应着躺回去,一边脑海里浮现出过一会儿房间被“烧毁”的模样。希望杰诺斯正确理解了升温的含义。

不过被子里意外地温暖。杰诺斯的双眼正盯着自己的老师看,作为低功率热源的双手捂在被子的一角下。埼玉几乎要被这过分舒服的暖乎乎人工被炉蒸得睡过去,半撑着眼皮问自己的弟子:“你说还记得自己伴侣的名字来着吧?”

“是的,老师。”

埼玉翻了个身,在被子里发出舒服的叹息声。“那家伙是个英雄吗?”

杰诺斯没有回答,轻如振翅的引擎运作声在房间里低响着,其中很快就加入了埼玉懒散悠长的呼吸声。

“老师?”杰诺斯倾身观察睡着的埼玉,“老师。”

改造人的影子挡住了埼玉闭着的双眼前的灯光。两度确认老师听不到自己的呼唤后杰诺斯才贴近注视着埼玉的睡脸,保持这个姿势低声做出回答。

“是位当我舍弃自己的名字时,也要记住他的名字的很强的英雄,老师。”

 

------------------------------------

*不是人类的物种,即使作为灵魂伴侣名字也无法显现在皮肤上。
*这是一篇师徒有灵魂感应连接,埼玉为了拯救他人没有去救幼杰诺斯的捏他。
杰诺斯觉得老师很少见的有点伤心的样子也挺棒的

评论(11)
热度(146)

© 黑棘掉进Loki沼 | Powered by LOFTER